Pages

A 面, B 面 (II)

在那段開始對音樂開始狂熱的時期, 我面臨最大的兩個難題第一個是又要唸書又想聽音樂. 我一直不是可以一心兩用的人, 邊聽音樂邊看書對我來說是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第二個就是怎樣把有限的零用錢換成音樂.
錢~永遠都跟錢有關是嗎? 連聽音樂都要這樣喔!?
再三考慮之下, 決定先把錢投資在硬體設備上, 在那台三洋掛掉之前就要先找好替代品, 以免掛掉之後有空還沒得聽才是天下最痛苦的事. 當時在家附近的一家電器用品行看到一台聲寶的雙卡錄放音機. 所謂雙卡就是有兩個卡座可以同時放入兩卷錄音帶. 這玩意兒可有趣了, 可以第一個卡座放完第一捲 AB 兩面之後繼續放第二個卡座的第二捲 AB 兩面, 換句話說可以一口氣把四面卡帶都播完. 第二種模式是兩邊卡座同時放, 簡單的說就是可以混音, 只可惜我當時對當個 DJ 沒概念, 不然我的第一張混音專輯可能在國中時就會問世, 現在可能混跡各大舞場而不用在園區虛度多年光陰. 第三種也是最棒的一種, 就是第一卡座播放, 第二卡座錄音. 也就是我可以把喜歡的歌都錄在同一卷卡帶中當成精選集, 把妹自用兩相誼. 可是, 最後還是不敵人類的原始盜竊慾望, 開始了漫長的盜版生涯.
開始跟錢不那麼有關係了.
當我很自然想到我手邊這台機器可以拷貝因錄音帶之後, 第一個感覺是興奮到起雞皮疙瘩, 第二個感覺是覺得零用錢問題一下小很多, 第三個感覺是眼前彷彿冒出一座金山讓我無止盡地挖掘. 三種感覺匯集成一股強大的犯罪動機, 而且勢不可擋.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開心地買空白帶跟找尋音樂的來源.
空白帶也分很多等級, 基本上最簡單的用定價大概可以知所一二, 而台牌日牌當然高下立判, 最厲害也是最高檔的就是拿在手上都很有感覺的金屬帶, 但單價可能遠高於我要犯罪的母帶. 所以一般音樂用台版空白帶, 母帶是原版而且很喜歡的用日牌空白帶, 國外進口稀有品則不計成本地用金屬帶, 而精選集只是為了要聽很爽, 便宜的 120 分鐘帶就很夠了.
定好空白帶的策略之後, 接下來就是困難的找尋母帶來源, 臉皮薄得像紙的我, 要朋友一個一個借實在也開不了口, 但是當我說我有 "拷貝機" 時, 卻很意外地受歡迎, 許多朋友大方出借壓箱寶, 但多會附帶幾捲空白卡帶要我也幫忙拷幾份. 很快的, 一個抽屜已經承受不了這種進貨速度, 再多兩個三個也很快就爆滿, 但是這樣以機器與勞力換取利益的模式就成為那一段時間大量音樂聆聽經驗快速累積的時期.
當時, 誰家的老爸要出國去是大家最興奮也最關心的事, 往往在回來之後會給自家的兒子帶個幾卷卡帶. 這樣的卡帶也就成為稀世珍寶般在我們這些人之間流傳. 要拷貝時, 不但要買最好最貴的金屬帶, 還要把封面, 歌詞 (如果有的話) 全部影印一份, 再畢恭畢敬的供養在抽屜中最容易拿得到的王位, 而且還會牢牢記住這張專輯在雜誌上到底曾拿過幾分.
在那個時期, 台灣的音樂出版可以說是完全以排行榜為最主要的方向指導, 偶爾再添加一些如廣告曲, 抒情曲之類的主題合輯, 因此在那樣的情況下對於音樂廣度與深度的認識是極為有限的, 一般比較容易取得的媒體所涉及的內容大概在取材上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在網路尚不發達的當時, 求知若渴的我與幾個好友就靠著在永漢書店的日文音樂雜誌中看圖說故事的能力, 來找尋更多被隔絕在台灣之外的音樂資訊. 日文雜誌一本一本買, 也一篇一篇翻到爛, 從幾個漢字拼湊出來的音樂知識往往要在很多年之後才有可能得到驗證, 而無論吸取的養份是對是錯, 總之就是一股腦地全吞了下去.
不知道在哪一天, 平常熟悉的幾家唱片行的架子上突然多了一大塊黑色神秘的卡帶系列, 他們之所以神秘固然跟他們長像都差不多卻與其他家產品的花俏截然不同, 沒有中文說明, 封面多半怪異但又說不出來的吸引人. 我常常都駐足在這些卡帶前像是望著陌生人般好奇地不斷打量, 只可惜很久之後還是不知道他們是誰, 也沒有勇氣去花那僅有的零用錢去嚐試那些神秘的東西. 直到有一年過年, 回到老家, 堂姐拿了一卷黑色的卡帶上面寫著 Manfred Mann's Earth Band, 專輯名稱是 Budapest Live. 許多謎團好像在那當下都解開了.
20100424074828!Manfred_Mann's_Earth_Band_-_Budapest_Live.jpg
一直到現在, 這張 Manfred Mann's Earth Band 的 Budapest Live依然是我最愛的專輯之一,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音樂, 還在一個那樣神秘的盒子裏面. 從卡帶盒中的小卡知道原來那家公司叫三星, 也就是後來聲名大噪的瀚江 (另文後述). 他們與當時的潮流可以說是完全背道而馳, 許許多多以當時台灣音樂市場 (其實現在也還是) 來看冷門的 Art/Prog Rock 都可以在他們的名單中找到. 他們的出版雖然也是盜版品, 但是他們的出現可以說是在我眼前開啟了一扇巨大的閘門, 門外是刺眼得令我睜不開眼睛的另一個偉大的世界, 等待著我用更多時間與金錢去慢慢挖掘.
3stars.JPG
待續...

2 則留言:

  1. Jenny Huang1/28/2011

    我中學的時候,也是苦於空白磁帶不夠翻錄,曾經在家裡把爸爸的新概念英語的磁帶全部拿出來翻錄喜歡的專輯。一直到我上大學以後,老爸在家裡沒事做拿出磁帶要聽的時候才發現這件事情。打電話把我K了一頓。哈哈。
    版主回覆:(01/20/2011 06:58:10 AM)
    那妳最好找到新概念英語再錄一次還給他~呵呵

    回覆刪除
  2. joyyellow3/06/2011

    哈哈!!我這邊也有很多卡帶哦!!^^
    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yellow13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