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LIVE FOR WANDERING 261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就變得很不愛開車, 簡直到了痛恨的程度
開車很好啊, 想去哪就去哪, 不用在大太陽下等車, 下雨天也不用明明濕了半身還要硬撐著快要翻肚子的傘.
找車位是一回事, 光想到要在不平不直的路上四處閃躲著非要在十公尺內搶到你前方的兄弟, 或是明明離路口還有半公里前方姑娘的車就開始測試煞車燈, 這些馬路上的火星駕駛實在讓人很頭痛.
那天下班, 在一個大路口等著左轉光明六路, 一位我可以叫叔叔的先生騎著椅墊都已經貼著補丁的老爺車悠悠地準備騎到我正前方, 看來就是沒打算待轉. 他就定位前我怕他真的騎到我前面, 我還稍稍前進了幾寸, 但顯然這小動作不但無效而且惹惱了他, 停在我前面跨著座椅站了起來, 理了理褲子順便回頭瞪了我一眼 (補丁黏到褲子?)
我怕了你可以吧, 這路口就我跟他一車一騎, 誰也不知道他理理褲子是不是要我看看其實他褲檔裏有把榔頭.
橫向的黃燈剛亮, 他就開始往前, 我方綠燈還沒見著他已經衝過了光明六路的慢車道.
想甩尾?
綠燈剛亮, 他已經加足馬力準備直接左轉, 但顯然人老馬瘦力不從心, 只差喇叭不響的老爺車聲音大動作慢, 噗噗噗了幾聲吃力地左轉去了. 隨著他傾斜的角度我馬上發現他角度不太對, 真是要甩尾啊?
我只好加快一點轉到他旁邊, 點放他幾聲喇叭. 他停下車來, 我已經感到火苗快要竄到我臉上了.
我車窗降下的那一秒鐘, 抽動的嘴角顯然準備對我開罵. 不等他使出必殺技, 我先開口
"你騎錯道了, 你轉到快車道上了!"
他臉上的糾纏頓時轉為驚慌, "噢噢噢, 我在快車道上!?" 熱燄頓時化為寒霜降在我跟他之間.
我拿出練習已久的手指, 指著他背後 "慢車道在那邊"
在後照鏡看著漸遠的他雙腳倒退嚕回慢車道, 我突然想到剛沒注意他車牌是黃色還是紅色的.

能搭車, 還是搭車吧, 路上都是外星人的說.

1 則留言:

  1. 你的文字運用得真妙,呵 路上都是外星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