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Live for Sketching 95


32開素描本, 書法鋼筆, 透明水彩 
感覺上台南的樹總是很巨大, 至少比很多我去過的北台灣城市來說, 數量與尺寸上是多很多的.
巨樹難免被人們贈與神靈的屬性, 面對那樣巨大古老而又強悍的身驅, 無論那個神靈是否能與我互相感應, 一介凡人總是感到敬畏而又親切.
榕樹在台灣算是很常見, 到處都可以見到樹型飽滿的榕樹下放置著許多簡單的椅子供人乘涼. 小時候第一棵爬上去的就是校園裏的榕樹, 它個子不高但還算茂密, 一群野孩子掛在樹枝上不安份地轉來轉去, 拿兩片葉子夾著黏黏的白色汁液, 還可以發出唧唧的聲音. 我們就像小孩圍繞著長輩一樣, 不管我們怎麼調皮, 它總是放任著我們, 而小孩也信任著它不會讓我們受到傷害. 
每年夏天在學校的下課時間, 有一半是在它的身邊渡過的吧.

2 則留言:

  1. 匿名8/25/2014

    Beautiful and colorful big old tree!

    回覆刪除